谁曾在这温柔岁月予我深爱(六)

  

  Chapter6°
  
  我在长满荆棘的流年里攀爬二十年,身体和灵魂在流血和结疤里慢慢成长,最后终于结茧,像盔甲一样,让我感受不到疼痛。
  
  文/风木里
  
  你说:你多说说话吧,我想听,不管是什么。
  
  你说:七月,你是不是从来都不会抱怨,不会诉苦?
  
  你说:七月,我知道,你不怕疼
  
  很想知道说这些话的时候,你是怎样的心情。或者,能够在你的眼睛里读出些什么。可,有一层隔膜模糊了你我。我再努力的睁大眼睛,也什么都看不清。只是,喉咙有一种痛感,比不上任何一种身体或心灵的伤害,却让我难以抑制的想要哭一场。
  
  你的温柔里,没有一丝霸道。以至于我轻易地挣脱你的怀抱,转身,将眼泪滴落在无声的黑暗里。你不再说话,只是在背后轻轻地摸着我的发,一遍又一遍。
  
  我在长满荆棘的流年里攀爬二十年,身体和灵魂在流血和结疤里慢慢成长,最后终于结茧,像盔甲一样,让我感受不到疼痛。而此刻,在你轻声地言语里,一切都土崩瓦解。
  
  我怕疼,比谁都怕。只是,没有一个可以说的人。
  
  夜,安静,压抑,疼痛。
  
  眼泪像是永远都不会枯竭,不论我怎么得努力,都难以抑制。
  
  许久--
  
  许久--
  
  你的手抚上我的头,顺着脸的线条,滑到肩上。轻轻地却不容抗拒地扳过我颤抖的肩膀,拦我入怀。压抑了太久的情绪终于得到宣泄,像是从来都没有的那般放声哭泣。
  
  你抱着我,手在我的头上不停地摩挲。
  
  然后,你说:我知道,没有不怕疼的女孩子。可你,从来都不说。我笨,我不知道怎么让你说出来,我不想让你哭,但也只能这样。你哭吧,放心的哭吧。我在,我一直都在。
  
  夜很长,泪水浸湿了月光。
  
  就这样,我在疼与爱的挣扎中沉睡在你身旁。
  
  或许,这就是我爱上你的原因。
  
  你不会用任何的花言巧语来逗我开心,却总能轻易的让我卸下任何的伪装,用无声的爱修筑起一道道围墙,我只需要在里面将我所有的情绪都释放,而不需要担心会受伤。
  
  可这样的你有时候真的很讨厌,我不止一次的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故事,我不想,不愿把心事跟人分享。我怕冷,但我更怕阳光,温暖,只要一点点就好,多了,我怕被灼伤。
  
  所以,你看,我怕疼,比谁都怕。
  
  你总是那样一副淡淡的模样,然后重复着一句:自尊心强的傻姑娘,我想给你的,是天堂。
  
  你在,就是天堂。
  
  QQ:905121614
  
  

分类:爱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6-03-05 17:37:23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aiqingsanwen/6059.html=
本文标题:谁曾在这温柔岁月予我深爱(六)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