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

  昨天,我也和你们一样,坐在窗明几净的教室,扑卧在知识的面包上,像个嗷嗷待哺的婴孩。

  昨天,我也是十八岁

  十八岁,正当含苞待放,何不用日月的雨华,养育鲜花的芬芳。十八岁,恰值风华正茂,正可扬帆远航,驶向平沙海岸。十八岁,意气风发,唯愿化作雄鹰,壮志凌云。十八岁,正可大有作为,何不以青春的彩线,放飞理想的风筝。是鲜花,就灿烂的开放,是雄鹰,就搏击长空,振翅飞翔。十八岁那年的天空,很蓝,很蓝。

  犹记得许多年前的夏天,那是快乐的。总觉得,人的一生,真正的快乐,在于童年。成年以后的欢乐,常常带有种种限制,而童年的欢乐,又在于黄昏,这是因为:晚饭未熟之前,孩子们是可以偷一些空闲,尽情玩一会儿的。小时候常常和老人坐在院子里,听他们讲故事,夏夜就在很舒适里悄悄地溜走了。自己似乎也懂得了一点点关于那“女娲补天”,“盘古开天辟地”的传说了。

  可彼岸的西方却不同,最能代表西方宗教态度的是三角锥体的圣诞树。在十八世纪初叶巴黎来往马车的市街上,在十九世纪新大陆降雪中孤立的,清教徒的木造小筑里,在二十世纪政变频频的南美午夜,那显得特别温暖的公寓客厅中,在一九八四年播放着重金属乐团蓝调歌曲的百货公司入口处,在二十一世纪今天的车水马龙,嘈杂喧闹的街道旁。

  在这灯红酒绿,带着几分铜臭味而混浊不堪的世界。我坚信,总有人会仰望浩浩秋空,追寻洁白的流云,南归的雁翎;总有人会不畏天冻地寒,踏雪探访暗香浮动的梅魂;总有人会义无返顾地摒弃喧嚣,去沐浴阳光,拥抱恬静。

  我也曾幻想化作一颗璀璨的星星,高悬在蓝色深邃的夜空,永远闪着不灭的眼睛,洁白明亮的光芒。我也曾爱慕初春的花蕾,似开非开,永葆美丽而年轻。

  春姑娘,携着几分娇涩,悄悄地来了。她送了绿衣给田野,给树林,给花园,甚至于小小的墙隅屋角,小小的庭前阶下,也点缀着新绿。舞动人心的蝴蝶也跟着来了,偕来的是花的春天。

  秋季的萧瑟中,夹带着声声清脆的虫鸣,那是蟋蟀。但是,却很少有人知道,它们也是有耳朵的。蟋蟀的耳朵不在头上,倒在脚上。它们共有三对脚,在最前面的脚的胫节部,亦称“脚耳”。

  一阵秋风过后,那一片片落叶,仿佛翩翩起舞的彩蝶,悠悠荡荡,从天而降,自甘化作黄褐的泥土,不露丝毫绝望的忧伤。印象中,只要一提到秋,古人便是一大堆的悲秋情怀。我不明白古人为什么那么悲秋,但凝望着眼前凋零的落叶,一片愁云却涌进我心上:落叶啊落叶,面临衰亡,难道你们不觉哀伤?

  多年没有在秋天里看到在那天空排成“人”字的雁阵了,日来在信手翻阅的诗词里,一看到歌咏它或提到它的篇章,不禁回忆起儿时的精彩来。却可曾知道:雁是一种候鸟,它因季节的不同,而南征北徙,秋天飞往南边,春天回到北边。28404.com

  然而,南国的柳烟迷蒙,北国的白雪缤纷,迥然不同的温差,却似难融合花前月下的缘分。

  前几天的细雨,打湿了山城古老的石阶,打湿了寻常饮水人家的屋檐。润得这悠悠青山仿佛生在水墨山水画中,罩着森森雨幕,朦朦胧胧。让人顿然感觉到梅子黄时节般的萧瑟,盛夏之中,原来也藏着料峭的寒意。

  踏着青石板铺的小道,我回到了久别的故乡,像滴微不足道的水珠,通进峡谷,汇入海洋。

  是否有一天:

  当春雨初歇的时候,你也会从小巷深处姗姗走来,不期而遇,一瞬相视。明眸的湖水里,掠过惆怅的娇羞。从此以后,我便常常踟蹰于小巷,寻觅那湖水般的明眸。

  是否有一天:

  在那天,我穿了一双新鞋,赶去跟你见面。突然下了一阵滂沱大雨,狼狈不堪,我的鞋子载满了雨水,裤腿上还有泥泞。你说:不如我送你一双雨鞋。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那么,即使我流泪,在雨中,也不容易被你看到。

  是否有一天:

  也会有那一穷二白,携手看星星的日子,虽然遥远,却令人怀念。像逝去的爱情,消逝的情怀,早已揉碎成浸天的情泪,遥不可及。只有无名指上的星星常在,钻石,是女人的星星。

  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思念你;如果我不爱你,我就不会妒忌你身边的异性,我也不会失去自信心和斗志,我更不会痛苦。如果我能够不爱你,那该多好。因为爱你,我学会了自爱;因为爱你,我知道我存在;因为爱你,我在成长;因为爱你,我对痛苦和快乐都有了深刻的感受;因为爱你,我才知道人生有许多无法满足的事。

  可是,太早遇上你了,我还不懂得爱你;太早遇上你了,我还不懂得珍惜你;太早遇上你了,我们的世界还有一大段距离,需要用时间来拉近。我还有很多梦想要实现,你不会理解,也不可能接受。后来,我才觉得遗憾,你出现得太早。如果能够晚一点,我们的生命都会不同。为什么,我不晚一点才遇上你?

  然而,太晚遇上你,我现在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遗憾没有把青春岁月留给你。太晚遇上你,我已不再像从前那样,会义无反顾地爱上一个人。相逢,不是恨晚,便是恨早。如果我们恰恰相逢在适当的时候,那是多么没可能的事。蝴蝶眨几次眼睛,才学会飞行,夜空洒满了星星,有几颗会落地,遇见你,我无法呼吸,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所以,宁愿继续相信:某些相逢,是命里注定。

  

分类:爱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8-07-19 11:52:56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28404.com/aiqingsanwen/96.html=
本文标题:不如,你送我一场春雨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