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袍,岁月深处那抹嫣红

  闲瑕的午后,窗外飘洒着淅淅沥沥的细雨,静静的拥一扇闲窗,放一曲轻柔的音乐,让它悠扬的旋律和窗外缠绵多情的细雨一起交织着,如清风般滑过薄如蝉翼的光阴。

  清点书籍时偶然翻到了以前的几张身着旗袍的旧照片,青涩的容颜,微微上扬的嘴角,就在那里安静的与我对视着。一瞬间,心里有轻轻的叹息滑过。时光的来去是多少匆匆啊,仿佛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岁月就在我们的身上涂满了沧桑的痕迹。那时,自己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清瘦的容颜,光洁的皮肤,眼中是不染尘世风霜的恬静。而今,十几年的光阴辗转而过,忙忙碌碌的工作和尘世奔波的生活早已在眉间心上刻画下了清清浅浅的印痕。想来,心境,在尘世的风霜的侵蚀下,也没有了昔日的安然静好,不染纤尘了吧?

  想到旗袍,脑海中便会不由得联想到青石黛瓦的江南雨巷,在那细雨蒙蒙的清晨,一滴滴晶莹剔透的水珠从黛青色的天宇间飘洒下来,密密的斜织着,雨中的空气是那么新,连青石板也被浣洗得干净整洁,谁家院里的一枝桃红怯怯的伸出头来,在细雨微风中抖动着淡粉的裙袂,氤氲成一片迷离的梦境。幽深的巷子里,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踏醒了水乡的酣梦,一袭淡雅的青花旗袍,一把多情的雨纸伞,头发挽成一个随意的发髻,云鬓边斜绾着一支步摇,摇曳生姿的身影带着恍如隔世的风情,洇开一幅美丽而灵动的画轴……

  旗袍,把女人妩媚、灵动、优雅、端庄展现得淋漓尽致,它就是一幅韵味无穷的水墨,让你不知不觉间沉醉其中。它就是一道光彩靓丽的风景,充满了让人恋恋不舍的美丽。

  初见旗袍,是在很多年前看到由张曼玉主演的《花样年华》,剧中,她身着不同款式、不同花色的旗袍,于不同的场景里将旗袍的风情挥洒到极致。那一刻,你会觉得全世界都静止了,天地之间就只有她如一株碧水中的荷,亭亭的伫立在那里,不用言语,那种风姿,那份雅致,便缓缓的摄入你的魂魄,在你的心底生根、发芽,蓬勃成一幅永不磨灭的剪影。

  再后来,随着电视电脑的广泛普及,经常会看到许许多多的女星们穿着样式各异的旗袍,或穿行于江南幽深的巷陌,或涂着浓重的妆容游走于旧上海奢糜的气息里,却没有哪一个人再带给我初遇旗袍时的那份令人悸动的美丽,那份优雅如莲的韵致。

  或许,旗袍就宛若江南温婉如玉的青花瓷器,简洁、纯朴中隐藏着不动声色的繁华。细腻的纹理、淡淡的釉彩,薄凉中透露出淡雅的美丽。纵然尘世如流,繁华凋零,它依然安然寂静的等待着一个能真正读懂她的人来欣赏她、怜爱她。否则,它宁愿寂寞的守候着一个人的地老天荒。

  又或者,人与人之间,人与物之间都有着一线冥冥中的缘分的牵引。就像有些人,即使就在身边,却始终走不进你的内心世界。有些人,虽然远隔着万水千山,一眼凝眸,一线灵犀,就可以让你永远的铭记,给生命注入一份倾城的暖意。而同样的事物,辟如旗袍,有些人会觉得它的样式过于陈旧,比不上现如今流行的纱裙的飘逸,也没有礼服的华丽。而有些人却恰恰钟情于它传统中显露的优雅、端庄。生命中,生活里,只有在遇到一颗相近的灵魂时,心灵的美丽才能被更深刻的呈现。

  空闲的时候喜欢收集一些美丽的图片,对于那些民国时期的深着旗袍的女子更是极为钟爱。无论是简洁纯朴的棉布旗袍,还是光滑如水的丝织旗袍,因着那些玲珑韵致的女子而焕发了生命的活力。简洁的短发,亦或只是一个简单随意的发髻,轻巧的布鞋,一张张不施粉黛的素脸,站在那里,就是一幅让人打心眼里喜爱的画呀!眉眼间是千山万壑,一简书卷里是锦绣河山,那份灵动、素雅,一直媚到你的骨子里,让你觉得心被一点一点的被融化,化成了一缕清风,一泓碧水。

  只是,那些与旗袍相关的岁月正一点点的渐行渐远了,现如今,很难在杨柳依依的河畔,或是花月沉香的幽径,再次找到旗袍的踪迹。旗袍大多时候就只能悄无声息的隐于时光的背后,做了默默无闻的过客。只有在婚礼上昙花一现般做了新娘的增色剂。

  人世间,光阴易逝,流年暗换,多少沧海早已幻化成桑田,多少执手相看的誓言已随风天涯飘散。或许,真的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做到永恒。旗袍,也终究会悄然退场,飘渺成岁月深处一抹淡淡的嫣红。

  只因是女子,对世界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心怀渴望和向往。喜欢与一朵花对视,与一叶草私语,喜欢一份简单平淡的生活,喜欢着时光里所有的清喜和馈赠。也一直想着也能有一件旗袍,只需淡雅的花色,柔软的质地。虽然,我没有婀娜的身段,曼妙的身姿,不能衬托出它的美丽。

  若人生是一场梦,每个人都有偶尔做做梦的权利。也会在某个月色如水的夜里,在一杯清茶的沸腾和沉寂之间婉约着自己的一怀心事。倘若能穿着一袭旗袍起走过一段如诗的年华,于自己,于时光而言,都应不失为一种美丽。就像这世间的缘分,短暂的相伴也会让人满心欢喜,经历过,感动过,美丽过,于生命来说,便足矣。

  喜欢旗袍,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因为那份端庄,那份雅致,就像我喜欢花儿的馨香,喜欢阳光的明媚,喜欢岁月的辗转所带给我们的感动。虽然我不是江南女子,没有玲珑的曲线,也没有江南女子的温婉灵动,清丽脱俗,钟灵毓秀。亦缺少古典女子的静影沉碧的风韵,典雅端庄的大家风范。但我亦想穿一件素色的旗袍,坐在午后明媚的阳光下,轻轻的翻阅一本散发着淡淡墨香的书卷,听一曲静静的云水禅音,看阳光慢慢的将身影拉长,享受那一刻岁月的简宁静好,时光的波澜不惊。

  或是在月色如华的晚上吧,随意的搭上一件披肩,沐浴着皎洁的月光,踏着轻盈的步履,在走走停停间,听微风送来飘渺的笛韵,嗅着花儿吐露的芬芳。让心,如月色般温柔,如花香般恬淡。即便,这只能是一份无人欣赏的美丽。

  也许,旗袍一直都不曾远离我们的生活,只是在这喧嚣、浮躁的尘世中,我们那颗从容、平静的心早已布满了尘埃。快节奏的生活旋律中还有几个能怀着一颗简宁的心,以一种波澜不惊的姿态行走于尘世中。www.28404.com

  旗袍,终因时代的变迁成了岁月深处一抹寂寞的风景。如果有一天我穿着一身旗袍行走在满是牛仔裤,露背装的人群中,是不是会与周围的氛围显得格格不入,那些惊异的眼光是不是会让我惶恐不安,不知所措。就像这世间,有多少情还在,却只能深埋于心底,有多少爱依然,却只能故作波澜不惊。谁的一生,能只听凭自己的意愿,无所顾忌的活着?

  花开有时,聚散无由。或许,真的没有什么可以维系一生。旗袍再美,也只能被尘封于时光深处。

  还是会想起那些穿着旗袍行走的女子,她们用温润、内敛、淡定、从容的姿态摇曳于红尘中,像一朵朵尘埃中盛开的白莲,默默的绽放着一份独特的美丽。多希望,在某个阳光洒落的清晨,也有一些身着古朴、雅致的旗袍的女子踏着晨曦的微露,从容的走过宁静的小巷,素雅的脸上挂着恬淡的笑意。

  雨,渐渐的转入无声,思绪,还仍然缠绕在有关旗袍的思忆里。也许,当某年某月,繁华谢尽,被时光漂洗的心简单的如一幅素色的水墨时,我便可以不顾及世俗的眼光,安然的穿上旗袍,不去想我的姿态是否婀娜,臃肿的身躯是否还能支撑起它的雅致。到那时,坐在雕花的窗子下,案几上放一卷闲书,花瓶里插几枝寥落的梅花,而我就这样安静的坐在那里,透过布满尘埃的窗子看时光优雅的行走,看那抹岁月深处的嫣红姗姗而来。

  

分类:经典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8-07-19 10:53:32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diansanwen/334.html=
本文标题:旗袍,岁月深处那抹嫣红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