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阿爸

不想称他为父亲,那样太严肃了,虽有着足够的尊敬却显得不亲近。小的时候,对于我来说,阿爸,只有一个背影,一个天刚亮就要离家的模糊背影,一个夜已黑才风尘仆仆赶回来的黯淡背影。那时候的我和阿爸就像是两条平行线,永不交集,我醒来,阿爸已经上班了,我睡了,他仍未回来。

不过幸好还有阿妈,让我在幼小的时候不至于太寂寞。在五岁的时候,弟弟出现了,那时候,国家的计划生育很严,阿妈为了将弟弟安全带到人间,整日东躲西藏的,那段时间,我是大姨家住两天,外婆家住三天。虽然都是亲人,对我很好,不过五岁多的人儿还是在朦胧中感受到了些微的人情冷暖,只是这些我从未向阿爸阿妈言明过,不过阿爸阿妈是清楚的。

那样三天两头的搬家的时光,乖巧是阿妈唯一的嘱咐,所以我从小就是一幅安静的样子,两年后阿妈回来了,带着小弟弟,弟弟好小,家人的重心也放在弟弟身上,原本就安静的我显得更为沉默,那时候的我觉得委屈,不过也不曾说过什么,两年的时光让我忘了怎样去撒娇。直到今日回想起以前,才发现阿爸阿妈对我是多有补偿。阿爸阿妈是典型的中国式家长,哪怕将我和弟弟都摆在了心中最最重要的位置,都不曾说过一句爱我们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想的,哪怕阿爸阿妈就只有我们两个孩子,我却仍然希望我是阿爸阿妈心中的最重要的那一个。不过在我心中,总是觉得他们更偏爱于弟弟,好笑的是弟弟却总认为他们偏爱于我,在我和弟弟一一细数后,我似乎占用了阿爸阿妈的爱更多一些。

阿爸是个喜欢孩子的人,只要见到亲朋好友的小朋友,都爱逗弄一番,抱在怀里逗着他们笑个不停,不过在我和弟弟的记忆中,阿爸不曾抱过我们,阿妈后来也认证了,说哪怕是拍要亲子照了,他也不肯抱我和弟弟。阿妈埋怨阿爸大男人主义,不过,我总觉得那是阿爸在害羞,在小心翼翼的维护自己父亲的形象。在离家上大学前,与阿妈拥抱话别时,阿爸向前走了一步,最终却还是静静的看着我和阿妈拥抱,走之前我轻轻地拉了一下阿爸的手,他轻轻地点点头,很是平静,不过事后阿妈在电话里不止一次对我说----你阿爸每个周末都问,今天阿青回来吗?

没多久,弟弟也寄宿了,我是半年回一次,弟弟是一周回一次,经常打阿妈的电话报平安、聊天,偶尔会拨通阿爸的电话,开口也是:“阿爸,我妈呢,怎么不接电话?”大一寒假回家,阿妈偷偷的对我说:“你阿爸吃醋!问我为什么你们都只打我的电话,不打他的,打了也只是问他们的阿妈!”说完,阿妈掩着嘴咯咯的笑个不停。

阿爸是个幽默的人,在做人处事方面虽是严父,私下却是极爱和我们开玩笑的,对我比对弟弟和颜悦色多了,自我懂事以来,更是没有一句重话。大学后,便彻底的告别了保守宽松的校服,有次准备参加高中的同学聚会,穿着新买的短裙就打算出门。阿爸从报纸上抬头看见了,我冲他笑,他也笑,却开口说:“今天天气有点凉,要不要换下裤子。”我呆住了,阿妈却强忍笑意故作正经状。

从前,我从未觉得阿爸是个了不起的人,只是觉得那个整天笑眯眯,会问我“iPhone好还是苹果好。”的阿爸有些傻,我和弟弟经常唤他外号,阿爸也从不生气,反而是阿妈听到会生气,这时候,阿爸就会露出招牌的笑容说“我和他们在玩呢。”直到有一天,陪着妈妈去朋友家做客,我和妈妈朋友的女儿在门外听到她们的聊天,才知道在我升大学时,家里的财政状况是极不稳定,濒临破产的边缘,阿爸却未曾开口向我们说过一句,整日都是照样的笑眯眯对着我们。直至那段危机时段过去了整整两年,阿爸才向阿妈坦白,这件事过去三年了,那日听到阿妈讲起,仍是从房里传来阵阵抽泣声。

离开家后,才知道这20年里,阿爸为我撑了多少年的天,挡了多少风雨,那个看着憨厚坚强的阿爸是拥有着怎样柔软的一颗心。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类:精美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9-09-01 18:46:13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jingmeisanwen/18331.html
本文标题:我的阿爸
下一篇:微笑,冬日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