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花头巾

提起头巾,每个农村人都非常熟悉。它是农村妇女的象征。农村妇女的头巾颜色有绿色的,灰色的,紫色的,红色的,蓝色的,黄色的等,这些颜色又有浅色的,深色的,回字格的,条纹的等。妇女的年龄段不同,所选择的颜色也不同。

少妇们带的头巾常常是艳丽一点的,比说是大红色的,粉红色的,紫红色的;中年妇女的头巾颜色介于少妇和老妇人之间,常常是不浅不艳的,比如说是绿色的,橙色的,或者回字格的,条纹的;老妇人当然是浅色的,最常见的便是灰色的,咖啡色的等。头巾它有这么几个好处,第一早晚御寒;第二遮风遮阳;第三头发不容易脏。它还是农村妇女们坐月子的时候必备的,防止头部着凉。

头巾是农村发展的见证,是农村的一个时代缩影。在我小时候的印象中,妇女们都普遍戴头巾,头巾是与她们劳动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社会发展到今天,在农村已经很少有人戴头巾了,年长一点的妇女还普遍带着它,年轻点的妇女是新时代下长大的女孩儿,在她们看来头巾是那么地土气、俗气,与现在的时尚格格不入。所以转化成了带稍微流行一点的遮阳遮风的帽子。头巾在农村代表着朴实无华。勤劳的妇女们在田间辛劳耕种,把家里家务拾掇的井井有条,相夫教子,把一代代农村娃送进城市。回想起老家的母亲,也是戴着这样的头巾,在我眼中她是最美丽的。

记得母亲一共戴过三种颜色的头巾,我记事起,母亲戴的是红色的头巾,我大一点母亲戴的基本就是深绿色和浅淡蓝色的头巾,由于爷爷奶奶去世的很早,所以每到周末放假父母亲都要把我带到地里去,留我一个人在家他们也不放心。那时候是母亲的头巾给了我无限的温暖。我一到周末,就没有母亲戴头巾的份儿了,她时常把头巾箍在我的头上,初春和寒冬的早晚怕我冻着,盛夏和初秋的早晚怕我晒着。那时候小伙伴们一起玩耍的时候也是母亲的头巾给了我无限的童趣,我们时常把母亲的头巾拿出来箍在头上扮演书上太平军的行头,就这样,我们一路长到了大。

这些年在农村和城市之间漂泊,时常也会看见一些戴着头巾在城市打工的妇女,每次看见,都感觉倍加地亲切。时代的发展已经与她们的头巾脱轨,但她们依旧保持着农村人特有的勤劳与朴实。岁月更迭,她们头顶上那一条条花头巾就像是一道道靓丽的风景线,在时代的潮流中永不褪色。

每到农忙时节,从家乡的那一条条山道道梁到肥沃的洮河谷地上,你都能看见戴着花头巾头勤耕耘妇女,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的妇女是土地上跳跃的音符,各色各样的花头巾像是开在山涧五颜六色的花朵,每次看见都能激起人心中无限的情愫。她们赋予了土地无限的生机,她们精心伺候着温润的土地,她们把一腔热血深深地洒在了土地上,她们是农村最可爱的人。我深深爱着养育我的土地,养育我的家乡;我深深爱着父老乡亲们带着泥巴的鞋裤,爱着他们身上朴素的穿着;那一道道皱纹,那粗糙的手掌,那黝黑的皮肤,那深邃的眼眸是岁月的烙印,是操持家庭的见证,也是我记忆中最美的油画。

我爱那花花绿绿,各色各样的头巾。它是我这一生都不能忘怀的温暖。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分类:情感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9-09-02 11:42:29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ggansanwen/51616.html
本文标题:母亲的花头巾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