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苦短,各有千秋

文/梦亦菲

2010年10月,婆婆觉得身体不舒服,老公陪她去医院里做检查,结果查出是胃癌晚期,这样的结果对家中的每个人来说就是晴天天霹雳,婆婆身体一直很好的,不知道为什么会得这种病,虽然平日里,婆媳之间都是针锋相对,但听了她得了癌症我的心也疼了一下,我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感觉,得了这种病,无非就是犯人判了有期徒刑一样,为了不让她有太大压力,也没告诉她病情,所以一直瞒着她。也许她预感到了自己是这种绝症,她听收音机里的广告说癌症开刀可以治好的,我们给她编了个善意的谎言,告诉她说你得的是胃炎,注意饮食,过些天就会好,其实家中的每个人都明白,像她这种年龄放化疗肯定不行,只能保守治疗,她剩的日子不多了,这段时间她想吃什么,儿女们就给买什么,也算尽最后的孝心吧,除此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二零一一年九月初八婆婆终于经受不住病痛的折磨,与世长辞,享年72岁,因为婆婆一生很节俭,省吃俭用,也存下了一笔积蓄,她和公公约定好了的,不管谁走得早,剩下的那个好有钱花,也就可以放心的走了,公公和婆婆一直很恩爱,婆婆走了,他才意识到老伴这辈子跟他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一听说是绝症,就没舍得花太多钱,用好药,知道老半得了这种病,日子不多了,却没珍惜和她在一起的日子,没有陪她在身边,可是后悔已经晚了。

我们家在村里祖祖辈辈都是老实本分的种田人,没有什么背景,所以办什么事都要低调,可是这次公公却想在村里出出风头,他不响应国家号召,不想火化,主要是觉得自己有点积蓄,他还想用砖砌一个大大的砖套,能放两个棺材那么大,这样的工程至少要两天完成,人们说到时现挖时间来不及,他说要不提前挖,这件事成了村里的奇闻笑谈,人们都在背后议论纷纷,而这一切作为他的儿子却不知道,因为在他眼里,钱是自己的想怎么花就怎么花,儿子只要遵守孝道,其它都觉得没必要让儿子知道,也许我老公在公公眼里就是个不被重视的孩子,这么大的事也不和老公商量,可怜他还是家中唯一的儿子,一个不被父母器重的孩子,兄弟姐妹也不会尊重他,婆婆的去世老公已经很伤心了,可是姐姐们却在这个时候,联合起来欺负起我老公来,她们一个比一个强势,好像他们才是这个家主人的样子,婆婆去世了,村支书再三强调让去火化,可是老公的大姐夫一直给公公做思想工作,说不火化,说婆婆一辈子不容易,其实最主要的是他知道老人有钱,彰显他得一份孝心,这让老公很为难,因为红白事在村里都是人帮人的事,尤其是村主任不通过的事,一意孤行,会让村主任觉得没把干部放眼里,会让事情更难解决,可是姐夫不但不去劝老人,还一个劲的煽风点火,说我们在村没搞好人际关系,说他去办这件事,叫我们都别管了,如果县里来人,他去应付,他就是想多给家里制造麻烦,因为他看不起我老公,他在老人眼里一直是个好女婿,因为他会讨老人开心,他觉的老人肯定会同意,还会觉得他比这个当儿子的更有孝心,没有办法,老公只能退让一步,租来了水晶棺,接着去定了寿材,第二天了早上了,办事的人都来了,问老公到底办的怎么样了,要火化赶紧去,别耽误入殓,可是姐夫还没办下来,他还是坚持不火化,说今办不了,明天在火化,老公沉不住气了,只能听办事的,准备去火化,灵前的四姐妹,指桑骂槐的数落,娘啊,不是女儿不尽力啊,是村里这帮当官的不办人事啊,苦命的娘啊,这样一哭,办事的总理都散开了,还放下话,让老公明天挨家磕头去请,老公只能不顾脸面去求他们别走,视为一母同胞的姐妹,为什么偏偏针对自己的亲兄弟,其心何忍啊,到了火化场,姐夫依旧是心里愤愤不平,火药味很浓,我们去挑骨灰盒,我和老公看好一个骨灰盒,姐夫偏偏说不买那一个,老公说我挑的这款两边各有一个小狮子可以镇宅,话音未落,就听大姐夫嘴不干不净的骂起来,***人都火化了还镇什么宅,他转过脸对大姐喊,买个骨灰盒还商量什么啊,这都做不了主,喜欢这个就买这个,管事的人说,不是你说买就买,买骨灰盒是儿子办的事,你说买你要掏钱呀,姐夫不甘示弱说我掏,结果弄了个满脸通红,因为当时他口袋没带钱,只好说写到账上,回去我就掏,三姐在那帮腔,不是住家把钱交账房了吗,还说姐夫挑的这个好,是玉做的,她一眼瞅到我手腕的手镯,说这骨灰盒和你手镯一样的材料,我也不懂,都说玉好,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不懂乱说,这明明就是树脂合成的,老公被这一帮姐妹气得胃疼起来,他捂着胃口一个人来到遗体告别大厅,等待着尸体的火化,等待早早的让母亲入土为安。

姐妹们的气好像还没撒完,她们好像要借这次死人的机会,好好的出够风头才肯罢休,他们四姐妹好像头天晚上商量好了,拿2000人情钱,别人家过世,女儿大多都拿这些,结果上账的时候大姐夫变了主意,说拿一千,爱拍马屁的三姐也同意了,三姐夫好面子,不同意,嫌太少了,结果夫妻俩在账房当着众人的面厮打起来,真不嫌丢人,真不嫌丧大,亲戚朋友不知内幕的人,都说是我的错,其实我一直尊为他们是姐姐不和他们理论,软弱惹的祸,他们就是欺负人,婆婆走了,她的金首饰也不见了,我知道是姐妹们拿走了,我也不过问那些事,我也不在乎那些,还有二姐在天津住,她知道婆婆病了,回家时给婆婆买了一件新棉衣,婆婆很喜欢一直舍不得穿,本来是应该给老人带走的,可是最终二姐还是没舍得给母亲带走,一件棉衣都舍不得,可见这个闺女有多孝顺,而且她和婆婆一样视钱如命,她怕耽误自己老公工作,还说不让老公和儿子来奔丧,我老公也不参考意见,在这个家老公像一个旁观者,没有人听他的意见,只能顺从,或者盲目点头,因为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在家人心里没有了位置,婆婆走了,但是她始终没有瞑目,我想她应该是看着一帮孩子,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不放心吧!该走的走了,留下的人呢,感到的是亲情的漠视和悲凉。

分类:亲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5-11-22 03:03:09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28404.com/qinqingsanwen/3016.html=
本文标题:人生苦短,各有千秋
上一篇:难忘的母亲鞋
下一篇:我只想有个家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