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终不是您想要的

  [1]

  今天是星期几,我不知道。

  今天是多少号,我不知道。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在这样喜庆而祥和的日子里,我,并不快乐。

  [2]

  我不得不承认,妈妈是个很好的女人,也是个很好的妈妈。

  她爱整洁,讲卫生,喜欢把家里整理得井井有条,这,恰是我缺乏的。

  我若为家庭主妇,一定不会合格,且一直在职场上厮杀的我,也并不合适当一名纯粹的家庭主妇。

  15岁那年,背上最简单的行李,带上3000块钱,我便到离家乡几百公里的另外一所城市求学。那时,小姨送我,妈妈倚在村头那间破旧的学校门口,哭得不成样。

  而我没有哭。

  身处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我紧张无措。然而15岁的我,是充满了期待与希望,也是充满了恐慌与迷茫的。

  可同时,我是快乐的!

  因为,我终于离开了我逃离了无数次的家。

  [3]

  爸妈从小对我们姐弟仨期望很高,在三姐弟里,我是学习成绩最差的,最任性、最倔强、最顽强,也是最脆弱的。我外表有多冷冽、多坚硬,内心就有多柔软、多脆弱。

  我想,那一句“知儿莫如母”,是不适合用在我和妈妈身上的。

  我想,妈妈是不懂我的

  她不知道,为什么我那么任性、那么倔强、那么不愿意与她淌开心扉说话。

  年初二,带着妈妈和丫头上街,妈妈一边走一边嘀咕:“说你什么,你也不听?如果当时嫁给那个谁的话,现在不是好好的?”

  都多少年前的事了,还旧话重提。

  如果真的可以倒回去,我断然不会走到如此的境地?可是,时光无法倒流,那么,何苦为了不可能的事情而去伤神?

  我不说话,看了看母亲,心里是苦涩的,但是我却总是那么倔强,不肯说出来内心里的不满和难过。

  [4]

  没有很好的童年。

  没有很好的少年。

  没有从父母身上体会多一点的温暖。

  也不可能让他们为自己付出更多。

  送我读了个中专,在那个时候,已经是让家里倾其所有。

  父母以为我读了许多书,殊不知道,我的大专,本科还是我自考的。

  我知道,我没办法要求父母给予更多,他们已经尽力了。

  那么,可不可以,也不要对我要求太多?

  有时候,听人家讲给妈妈钱的时候,妈妈总是不要。

  我多么羡慕。我想,无论我给父母多少钱,都不为多,也总是没办法让他们觉得满意,更没办法让他们觉得我就是个好孩子。

  但我不过只是一介女子,真的,没有那么多能力去做更多?

  前天,妈妈说:“你身上有的那点钱,拿出去借给妹妹弄房子,免得放你身上,又用掉了。”

  我无语,我现在没有工作,没有一个男人让我依靠,我需要时间找工作,需要自己有经济能力去应付我可能要应付的事。可是,妈妈没能理解,她总是以她能够以为的来要求我。

  我没有答应,她生气了,落泪了。

  我,无动于衷。

  不是我不肯,是我不能。

  对于同胞的妹妹,我唯有说一声:对不起,姐姐没有能力,帮不上忙。

  [5]

  相信全天下的父母,为儿子考虑的,总比嫁出去的女儿多。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我的妈妈应该也不例外,都是这样的思想。

  我的爸妈也是一样的。哪怕弟弟暂时无音讯,可是他们永远都会为儿子预留更多,不会为了我和妹妹。

  家里建房,是怕到时候弟弟回来,总要有安身之所。

  如果是帮弟弟带孩子,可以分文不取,因为这是义务;帮我就不一样了,我是女儿,孩子也是别人家的,如果不给钱,当然不能帮带。这些,都没关系,孩子毕竟是我的,也是我的义务和责任,也需要开销,我没可能让父母养大了我,还帮我义务养大我的孩子。我给,没有怨言的给。

  看梦想的方向写的关于母亲的文字,我总不敢看,我怕自己会哭。

  “妈妈”,一个温暖至极的称呼,而我从小到大,多么排斥与畏惧,只有自己知道。

  我想,童年我定是不快乐的,也定是影响我一生的。

  童年时候,许多生活中的阴影就那样,一辈子扎在心窝里,去不掉的恐惧与不安,以至于我总是那么惧怕婚姻,惧怕这个世界。

  而父母,他们的期望有多高,我便有多让他们失望。

  而今,妈妈常自埋怨我有两三年的时光,没有寄一分钱回家,也没有存到一分钱。

  可她不知道,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在外面的世界里闯荡,没有关系,没有背景,只有中专学历,我要如何才能够更好的生存?不至于我走向岐路?

  我想,我还算是个洁身自好的女孩子。

  在最年轻的青春里,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在我可能会走向岐路的时候,我能够洁身自好,保持我自身的清白与干净,对我来讲,足够了。

  母亲,你还能够要求我如何呢?

  是的,有两三年,我没有能力,没寄钱回家。

  可是,有许多孩子,毕业后照样问家里人要钱呢?我何曾有过一次?我无论过得多么艰难,多么不快乐,也未曾向家里索取任何。

  19岁,还只是半大的孩子!

  你要一个半大的孩子,如何为家里做出更多的奉献呢?

  我不曾要求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里,那么,可不可以允许我无能一点?

  [6]

  “家丑不外扬”。

  这算不得家丑。

  我常用一句话安慰自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冷暖自知。

  我也常用一句话宽慰自己:上帝为你关了一扇门,那么一定会为你留一扇窗。

  是的,没有良好的教育背景,没有很好的家庭背景,也没有出众的才貌,我只有依靠自己来努力。

  而我,已经是这样做的了。

  那么,妈妈,能不能,让我松口气?

  我知道,我的任性,让您操心担心,可是,我大了,自己选择的路,爬着也会走完全程,您又何苦在我受伤的心上撒盐?

  有的时候,沉默,我也懂的。

  不是说,整天唠叨,整天抱怨,我就可以更出息的。

  我不是个有心机的女孩子,实诚、坦荡、单纯,这些,不正是优秀的品质吗?我知道我的这些,也为自己带来了太多的麻烦和烦恼,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这样活着,至少,我不会那么心累。

  对不起,妈妈,我成不了一个很有本事的人,也没有拥有一个很美满的家庭,没有为您的脸上贴金争光,我只是很寻常普通的一个女孩子,且比寻常的女孩子更让家人操心。

  但是,我真的长大了。

  我的决定,请您们尊重,也请支持。

  不要因为我在考虑、担心您们的决定而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为您们活了太久,真的,很累,很累了……

  [7]

  妈妈,我终不是您想要的,终成不了您所期望的那样完美的人。

  但是,妈妈,请允许我为自己活一次,就一次,好吗?

  

分类:亲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6-06-09 07:26:36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6866.html=
本文标题:我终不是您想要的
下一篇:送弟弟回云南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