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姑瑞年九十九

  癸巳年正月初三,父辇中排行第七的老姑溘然长逝了,亨年九十九岁,按虚龄算就是一百零一,人瑞了,很难得。导至她离去的原因多半是一个多月前的一次摔跤,笫二天送院后就不吃不喝,也吝于言语。她的伤其实并不重,但有些血块在脑部的语言和吞咽中枢附近,这多少对她的言语和吞咽有影响。见她天天不吃不喝,似有要回家的感觉,于是在她住院近一月后就办理了出院手续,可出院当天就奇跡出现了,开口吃了半碗冬笋粉,并与他人说了几句话,可笫二天又依然如故,再不愿开口了,如此反复了十几天,直至正月初三那天傍晚,我们有亊外出,便嘱人照料。归来时还为她从半臥位改为平舖,可半小時后再去看她时就发现她手脚冰凉了,知道她巳经走了。至此,家族中上一辈人最后一个地悄然离去了,作为晚辈的我,心里当然很不是滋味,但也能理解,因世事无常,有生有死,有来有往,自然规律,抗拒不了。回顾老姑的一生,尽管蒼凉,但总的来说还是很幸运的,有此阅历,有此人缘,有此寿数,百岁之人,实属难得。

  家族中几代人都很穷,这是老姑口中常说的话。她说在她记忆中爷爷是装船的,父亲是做摆渡和铲刀之类小活的,但耕田还是主要的。在那兵荒马乱的時代,特別是在日本鬼打广州的時侯,日子艰难极了,父母饿病在床,有支撑能力的五哥又在广州逃难回乡。为了生活,她和小妹十二、三岁就去丝厂赴丝(抄丝)了,自始立志梳起(不嫁) ,姊妹俩相依相靠,可父母包括一个哥最后还是饿死了。老姑她俩是赴丝女,是自梳女,这在顺德是特产,在当时是很流行的,如今恐难再找到了。由于是自梳,膝下无儿无女,因此对我们这些侄子们是特别珍爱的,视如己出,有吃给吃,有喝给喝,嘘寒问暖,细致入微。老姑虽然未曾读过书,但也能识几个字,喜欢看一些旧小说,所以还经常给我们讲一些小故事。而她带我们去看戏和捉鱼摸虾的情景如今还历历在目,童年的记忆是美好的。而实际上她对我们和我们孩子两代人身上浇注了不少心血,对我们的成长起到了较好的保驾护航作用,对我们是有恩的,因此我们人人都很敬重她,感恩她。她还很乐于助人,人缘甚好,在亍坊邻里中有口皆碑,总之是大好人一个。

  老姑的一生,极其艰苦朴素,几十年来清茶淡饭。茶是房前屋后龙眼(桂元 )树叶煮的,饭在大跃进期间根本就吃不饱。尽管如此,她从来都是乐呵呵的。而身体也一直很好,极少见她生病,尤其是生大病。老姑临终前入院作身体检查时,一切医学指标都是很正常的,连血压也不高。她的日常生活极其简单,吃的也素淡,多为农村中常见的咸魚青菜之类,谈不上新鲜与可口,总之是有什么吃什么,便宜即可。小时侯见她能在魚塘里捡到条死魚就算是改善生活了。农村的活是干不完的,但她从来都不安逸图闲,周日手脚不停,在人民公社期间算得上是个劳动模范,而他挣的工分都总是比别人多。她在八、九十岁時还为他人帶小孩,能挣个零花钱。她一生没出过远门,最远也就去过广州,见世面是谈不上的。但她一大优点就是安天乐命,随遇而安,赤诚侍人,豁达开朗,热爱生活。这一点很重要。这或就是她长寿的原因。如今她溘然长逝了,走得是这样的从容,这样的安静与祥和,这或许就是她修来的!

  如今的社会巳算是富裕社会了,人们相对丰衣足食,但富裕也有富裕的难处,现时人的幸褔感其实并不高,当然高不高与心理因素有关。目前社会最大的弊端是过于功利,过于浮燥。生活确实是好了,伹环境质量却下降了。处处有灰霾,路路见拥堵。山不那么青,水也不那么绿,出门时要戴口罩是烦人的,大刹风景了;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不如从前融洽,有些地方邻里之间相见不相识,老死不相往来,守望相助就是过去时了。改革之后,一些人腰缠万贯,要风得风,要雨有雨,极尽奢华,看似很风光,很享受,其实对身体是极为不利的。殊不知夜夜笙歌,大鱼大肉之后就是百病缠身,医院慢慢成了自己的家,是悲哀的。现时人的生活压力其实非常大,竞争过于激烈,从幼儿园就开始了,拼爹拼娘拼自己,整日为了“美好生活”而四处奔波,一生何以舒坦。关于健康,世界卫生组织有一个定义,即身体、心理及社会适应能力都处于良好状态才算是健康。那么我们做到了吗!还欠缺了些什么?大健康理念是冲着这方面来的。而我们在苦苦追寻健康与“幸福” 的时 候,在老姑身上是否也能看到些什么,就我而言,是有感悟的。起码认为,平淡最为真实,最为可貴,平淡才是幸福的根本源泉。

  

分类:亲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6-06-09 09:53:25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6872.html=
本文标题:老姑瑞年九十九
上一篇:今年元夜时
下一篇:刻骨铭心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