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慈祥的父爱

  细雨霏霏,依旧的春风料峭,依旧的咋暖还寒。只有灰蒙蒙的原野深处,绽放着哒子香粉红色的花朵,在惊蛰的季节之中,呼唤着生命,点缀着萌动的春天,颂达着人们心中的守望与期许。

  一首《遥远的小渔村》的提琴曲,一杯软绵的咖啡,一个人静静地思绪,一副永刻与心的场景……

  又一个清明到了,又一个绵绵无期的思念,山水轮转,岁月更迭,只有心中的那份情和爱却历久如新,在心中永恒。亲爱的父亲整整年的离开,弹指挥间的流逝,似乎凝结成瞬间的灿烂。天地永隔,隔不断我们的无限思念。

  在我幼小的记忆之中,只有妈妈在照顾我们姊妹。在您为数不多的回家的行程里,我们几个孩子真的多想缠绕在您的膝下,享受着慈祥父爱的感觉。可您却总是匆匆的来,匆匆的走。因为您知道,做为地区主管农业的领导,您肩上的担子有多重。每一户农家的收成、口粱您都是那样的关心。当年,在荒芜的阿北地区,为了解决饥荒和老百姓吃饭问题,您在接到地委的调令后,带领着无数的拓荒者,风餐露宿,挥汗如雨,把一片片广袤的沼泽开垦出了肥沃的良田,道道水、条条坎无不丈量着您的足迹。而今,那里早已经是无垠的麦浪,满山的果实了。三年,当三年后您完成了拓荒任务后,您写下了长篇记实通讯《阿北纪行》,在省人民广播电台配乐播送。记录着北大荒人战天斗地的辛劳,更激励着一代人的奋斗。听着播音员激情的朗诵,和伴着昂扬的乐曲,妈妈和我们几个孩子不知感动了多少次。有一年,柴河沟里的一位老乡来看您,带来了山里的特产,狍子肉和沙半斤,老乡伯伯给我们讲山里打围和他十几条猎狗的趣事,我们听的入了迷,临走的时候,父亲买了好几双棉呜勒和斜纹布做的衣服送给了山里的伯伯,从那时侯开始,我了解了林海雪原的广阔和深邃。渐渐地明白我们出生在困难时期粮食的重要和生活的艰辛。父亲的爱体会在他忘我的工作和对别人的宽厚,点点滴滴,润物无声。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和几个小伙伴贪玩,去了江边游泳,回家撒了谎,当您知道后,第一次拿着木扳打我的手,异常严厉地斥责我为什么说谎,告戒我做人要诚实,。而每当我信步在清草迤俪波涛荡漾的江边,时常会想起您的教诲,铭刻在心。有一次,我把母亲教给我的《红岩》里片段读给您听的时候,您高兴地搂着我,抚摩着我的头,说要做江姐、许云峰那样的人,我记住了。我知道了做那样人的意义和您对我们的嘱托。父亲的爱更是体会在您对生活的热爱和理想的追求,把诚实刻在了我们幼小的世界观里。

  文革期间,您被批斗为地区农业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进了五、七干校劳动改造。您又把火一样的热情献给了那株株稻穗的成长和湖光山色收获的喜悦之中。干校的下乡青年时不常的围拢在您的身边,听您讲述着林海雪原打土匪还有闹土改的故事。在您的意识里,您的这一代人总是把您个人的命运和共和国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您自己遭受的所有不公正的待遇,都会在共和国的感召下,显得那么的渺小和微不足到。因为,在您的心中,只有党和人民的利益重于一切。父亲的爱是博大宽广的海,海纳百川的承载。

  进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期,您的工作更是无比的繁重,您做为市政府主管农村工作的领导,大到人代会政府工作报告的文字材料的撰写,小到人民的来信来访,还有对老干部的安置,您都是事无巨细的亲历亲为,老同志都说您是地方的第一笔杆子,在您的身上的确灵动着我们山东孟子老家厚重的文化底蕴,可您只读了四年的私塾。那个时期是您人生的最为辉煌的时期,从知天命到您离休的十余年时间里,您的精力是那样的充沛,您的足迹踏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使得您主管的农村工作在全省也是数一数二。您总是那样的谦和自醒,从不居功自傲。我理解,父亲的爱是纳于言而敏于行的实践的行动者。

  您喜欢苏轼的诗句“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洞穿了您人生的态度,凝重了您立马扬鞭的不惧艰险的性格。

  九十年代初您离休了,可您还是心里挂念着家乡的建设,夜以继日地完成了您十几万字的回忆录《农村工作五十年》,从您十六岁参加土改写到您离休,家乡的山,家乡的水无不倾注了您毕生的精力和奋斗。您和在中学离休的母亲,一点点的写作,一点点的校稿,在出版社编辑的帮助下,您的书稿出版了。而我每每翻阅着您的回忆录,更多的是对您的思念和敬仰。我们热爱父亲,更热爱家乡。这或许是伟大父爱的延续,在草木斑斓的轮回之中,感受着生命的意义。

  十多年前,在您离休后,政府组织的一次农业工作会议上,您作为政府农村工作顾问参加了会议,在会议发言时,您突发脑溢血倒在了讲台上。当我们守侯在您的病榻上,在您意识还清醒的时间里。您还关心您的第三代的成长。您虽不能用语言去表达,而是每每竖起大拇指夸奖来看您的孩子。用深情的眼神注视着孩子们的成长。在您住院治疗的一年多的时间里,您用生命的热情感染着医护人员和我们每一个人的心,耗尽了您毕生的精力。留下了孩子们对您的敬仰和全家人的思念无际。嘎然而止的父爱,转换成灵魂的敬仰与天地永存的哀惋。

  亲爱的、敬爱的父亲,告慰您的是:净雪成家了,去年刚生了个大胖小子,因为是猪年生的,我们称呼小名叫“呵呵”,当然是您的第四代了;舒畅在荷兰就读博士研究生,今年毕业,他打算留在那里;鹏鹏也大学毕业了,在长沙找到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只有净雨今年初三读高中,可他偏偏没有继承爷爷,您老人家拿捏文字的基因,理科很好,文科一塌糊涂,恐怕难以考上重点高中了,奶奶和我们也很担心,不过,这小子为人到憨厚,也会出息的。老母亲身体还好,去年做了白内障手术,恢复的很好,我们经常膝绕在老人家的周围。在家长里短的念叨中,岁月改变着我们,我们改变着生活。

  只言片语的回忆,承载不下我们对您永久的感念。离去了的只是一尊可以触及的形象,而您不灭的精神,却更是留给我们的巨大的财富。终将相伴我们的一生。也只有在人生弹指间,我们在一点一滴的过程之中,感受到了您博大的爱,深邃的思想和对明天的向往与期待。

  清明节到了,仿佛您又在我们的身边。想起您过往里的生活片段,望着您远逝的背影,您,就是一座山,永远的父爱如山!

  戊子年二月二十二日(3。29。2008)

  

分类:亲情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6-07-21 00:11:51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qinqingsanwen/7126.html=
本文标题:永远慈祥的父爱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