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慈,母亲手中的针和线》

当我跟你说要远航, 你那一份若有所失的恍惚, 早已诉传了你的脉脉不舍; 当我拿好行李上路, 你没有递给我挡风的外衣, 而是你枯黑的指间-针和线; 当我明白慈母哀伤, 你让我看到你的悲痛欲绝, 是因你残忍的教会我-独行。

□□

那凝成你眼中情深的泪珠, 一定是我依然坚决的远航。 令我真正感受到一份母爱的温暖, 是你粗糙手心里一丝簸皱的冷轧, 让我清晰的看到一个母亲的凄冷, 是你温热目光中一滴眼泪的冰凉。 在我疲累时知道一位慈母的哀伤, 是你深夜痛泣声一律深爱的思念。

□□

我在浪迹天涯, 没有一丝音讯, 我却清晰的可以想象, 梦那位老母亲的卑怜。 多想念流过心底的暖, 终究很难抓住它的影。 只剩下一个慈详背影, 日夜从我的眼里进出。 我在深深沉沉的呐喊, 却怎么也触及不到她。

那是, 日夜游离我梦中的母亲。 渐渐的远, 远去她的华年, 渐渐的近, 近看它的苍老。

我眸里, 那如何落不下的泪滴, 始终被愛和思念包裹, 它终日流迹在我心海。 我多么沉痛的呐喊, 风雨寒雪, 你已吞噬了她的温度, 为何,还要抽走她的生命? 然而,回应我的, 却是岁月依然在侵蚀的步伐。 我只能不安看着, 不安的想象着…

□□

在我眼里, 一位母亲的伟大, 是难于言表的, 那太大太重, 无物代之的。 在我眼里, 一位母亲的慈爱, 不是在于為子女编织, 多么温暖的外衣, 而是教会子女独行的路上, 如何去编织温暖。 在我眼里, 慈母, 最慈不过手中针和线。

□□

一份母爱的温暖, 一定有着一丝簸皱的冷轧, 一个母亲的凄冷, 一定有着一滴眼泪的冰凉, 一位慈母的哀伤 一定藏埋一律深爱的思念; 一位慈母的需要, 一定会是浪子的回头。 而我, 当明白了这个需要时, 依然错误的选择前行, 裹着满身疲累不曾回头。 这一定像极浪子的悲绝, 也留给母亲深深的孤寂。

□□

她, 似乎依然倚在门沿, 日盼夜盼, 而我, 却给不了她一个简简单单的归期, 哪怕也只一句是关爱, 都没有。

□□

浪子啊, 回头吧, 而我, 也多想寄诉, 一个爱的回应。 岁月, 请你早点发放我一个归期。

最慈手中针和线.2013.7.8.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提示

分类:散文诗 | 人气: | 时间:2019-09-05 22:10:28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sanwenshi/57944.html=
本文标题:《最慈,母亲手中的针和线》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