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青的芦苇火红的滩

那是一个凉风习习、细雨霏霏的秋日,在一位朋友的盛情邀约下,我带着一睹芳容的渴望,与父母辗转赶往辽宁盘锦的红海滩。

刚刚表达了“风雨故人来”的惊喜,我的这位朋友就滔滔不绝的向我们介绍红海滩景区的神奇和美丽,还特意带我们先来到了与红海滩毗邻而居的芦苇荡。大概是因为天上飘着小雨,同船游览的游客不是很多。我不禁暗自庆幸,虽然无法像刘禹锡一样在“芦苇晚风起”时“独自月中行”,但完全可以似贾岛般在芦苇风鸣中尽享秋色之静了。

船儿悠悠,荡漾在如镜的河面;细雨如酥,轻抚着我的脸颊;茫茫苇海,像无边绸带般温和、神秘地舒展开来。船上的几位年长的摄影爱好者在欢呼、惊叹中,不停的按动相机快门儿从各个角度拍摄。我也兴奋得三步并作两步踏上甲板,以便更加近距离的欣赏绵密清雅的芦苇。

茂密的芦苇颜色苍青,晶莹透亮的雨珠顺沿那抹青缓缓流淌。随风摇动间,恰如无数绿衫女子,大大方方地将一尘不染的空气奉给了我们。我们不由自主贪婪的深深呼吸,霎那间,每个细胞、甚至整个身心仿佛都浸润了苇香!

船儿顺水而行,仙乐般的飒飒声中,窈窕的芦苇不知疲倦地和着风的节奏,跳着曼妙的水上芭蕾。偶尔几朵芦花随风飘过,轻轻松松就把我们带到了“飘渺如烟的南方水乡”!

听游船上的当地人说,这片芦苇荡东西宽28公里、南北长130公里,是全世界面积最大的苇海。我不禁心生疑问,适合芦苇生长的淡水河边,怎么会有声名远播的红海滩呢?带着疑惑,我们乘景区内的环保车驶往红海滩。大约四五分钟后,我们就看到了天边那一抹靓丽的红。顷刻间,我们这群久居海边,见惯了蓝天、碧海和金色沙滩的人儿,都被惊艳异常的红海滩摄住了魂魄,纷纷拜倒于她热情如火的红裙之下。

从栈道上放眼望去,红色的海洋无边无际,像天边硕大的红烧云,又像是为迎接八方来客铺设的神奇红毯。那一望无际的清新红草,一簇簇,一片片,似火如霞,似锦如缎。俯身端详,这红色的草儿高不盈尺、茎枝纤细、株株清秀、棵棵赢弱,既不像寒梅一枝独秀,又不像常青藤有木石攀附,她们棵棵相伴、片片相连!她们的红,是那么的典雅、大方,好似待嫁的新娘,一袭红衣紧裹着妩媚、动人的妙曼身姿,红红的盖头下那抹红晕溢满甜蜜和羞涩。哦,这幸福的红草,用满腔的激情静静地装点着这方海滩,以自身的热情融化了海滩、融化了游人、融化了辽河三角洲!

据说,红海滩的形成还有个美丽的传说。当年,七仙女离别董永返回天庭后,寂寞难耐偷看人间,发现辽东湾虽然苇海连大海、苇浪接海浪,壮阔之余却显色彩单调。于是,她巧手一挥抛下彩袖,彩袖正好落在绿色的苇海和蓝色的渤海中间,为盘锦双台河入海口创造了红海滩…… 如今,红海滩总面积已近二万亩,位列亚洲第一。这些红色的草儿,仿佛始终未曾辜负七仙女的殷切期盼,默默地年复一年在辽河母亲的孕育下,以超乎寻常的团结,携手并肩,于时光流年中酿造出一道道火红靓丽的生命风景线!

弯弯栈道,曲曲回廊,微风轻拂中我们惬意前行。我们的脚下,比肩而生的碱蓬草相拥相惜。涨潮时她们被淹没,潮退时,她们又在滩涂上昂扬挺拔!

我长久默默地站在红草的近处,细细端详,静静思量。红的草,红的风,红的云,千娇百媚,风情万种。恍然,天宫前,栏杆处,见众多红衣仙子随风跳起惊鸿舞!倏然,在红海滩的深处,一群美丽的丹顶鹤扇动着翅膀追逐嬉戏,无数的水鸟也欢快的随声应和。它们也在轻轻的风、凉凉的雨、红红的滩中,在明艳的水彩画中心旷神怡、心花怒放了……

据当地人介绍,生长于淡水的芦苇与红海滩之所以能共存于这方土地,是因为辽河三角洲像一个巨大的喇叭,迤逦而来、带着丰富矿物质的辽河、大凌河和双台子河在此交集汇合、奔腾入海。历经千百年的冲刷与沉积,方才形成这块咸淡相容的滨海湿地,才有了适合碱蓬草生长的海滩。

更加令人称奇的是,红色的草儿——碱蓬草,是惟一一种可以在盐碱土质上存活的植物。碱蓬草每年4月份长出地面,初为嫩红,渐次转深,到9月份方才绽放出最妖艳的红。坚韧的碱蓬草,经过春、夏两个季节,经过海水的反复涤荡浸泡,经过滩的无数次积沉,经过碱的渗透和盐的浸润,才迎着凉爽的秋风将火红绽放!

我虔诚的合十双手默默祷告,衷心感谢大自然的出神入化,感谢顽强的碱蓬草所付出的非常努力。我也坚信,经过风霜雪雨的洗礼,小小的碱蓬草会更加旺盛,而同我一样的的热血青年也会在她的激励与感召下奋勇向前!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