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几天淅淅沥沥的烟雨之后,又迎来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周六。
  
  “郊外踏青去!”同事妹妹率先发出邀请。
  
  “我有事要处理,你们先去吧!”我拒绝得有些勉强。
  
  “在家干嘛呢?我们桃花去!”半小时后,友人华子的声音又在手机中响起。
  
  “赏桃花?去哪里?”一片绚烂如霞的花海仿若眼前,桃红朵朵,摇曳生姿。哈,挡不住的诱惑!我不禁怦然心动。
  
  “乐姐早!有太阳,你出去不?我孩子今天放假……”新朋友梦鹰妹妹亦通过手机QQ发出邀请。
  
  “我们决定去赏桃花,你可去?”
  
  “好啊……”
  
  于是,我、华子母女、梦鹰一家三口,一行六人结伴前往。不一会儿,两辆小车一前一后沿娄湘公路向东疾驰。
  
  春雨洗涤过的空气温润而清新,夹带阵阵醉人的花香,扑面而来。太阳躲在云端,悄悄地和我们捉着迷藏。说是去赏桃花,其实我们尚无具体目标。有心的华子,记得在湘乡连山村的公路边,曾见到过不少推销桃子的路摊,便断定这附近一定有桃树。没关系,先去探探吧!
  
  车到连山地段,目光所及,一树一树的桃花,风姿卓约,在一栋栋村舍的房前屋后、山坡地头,绽开笑靥,张开粉红的羽翼,流转成满目芳菲。泊好车,再一打听,屋后的山坡上,就有一片硕大的桃林。呵呵,无需踏破铁鞋便已寻得,我们开心地笑了!
  
  细碎的阳光,跨过疏影斜横的树枝,洒下一地斑驳。片片新绿,伴随着剪剪春风,在眼前雀跃。鸟雀翩跹而舞,清丽的歌唱悠扬婉转。我们一行,随友善的主人指点,穿过一片林荫,沿着一条蜿蜒曲折的山间小道,兴高采烈地攀爬而上。谈笑风生间,一派迷人的景象已呈现眼眸。一棵棵虬曲舒展的桃树,疏密有致,生长在穿插于一堆堆乱石之间的泥土之中,将一面斜坡漂染得诗情画意,如烟如岚。桃林面积并不大,约莫二十来亩吧。但站在桃林下方向坡顶仰望,亦觉气势磅礴,红粉如海如潮,宛如轻纱薄雾般的“胭脂云”,令人疑心是哪位九宫仙女遗落在人间的霓衣羽裳。我们融入妖娆烂漫的花的世界,看那一树树的繁花,一树树的粉红,蓬蓬勃勃,巧笑嫣然;也有许多含苞待放的花蕾,带着一丝丝柔美,一缕缕暗香,含羞半敛,安静地躺卧在布满嫩芽的枝头。轻轻地走近,凝神静气,吮吸着桃花散发出来的芬芳馥郁,仿佛能听到花骨朵儿悠然绽放的声音。多想,用浅浅的水墨,描绘出片片桃红那淡淡粉粉的容颜,将其极致的柔媚拥进怀中,织入梦里,融在画卷中。穿行于在桃林之中,花瓣掠过耳畔,落在发髻上,情深款款,似有暗香盈袖。惊喜的目光停留在一片片粉红中,内心且喜、且暖、且醉。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满树和娇烂漫红,万枝丹彩灼春融。”“千叶桃花胜百花,孤荣春软驻年华。”“草色青青柳色黄,桃花历乱李花香。”一首首诵咏桃花之美的诗词佳句,咚咚咚,齐刷刷敲响着我那有些生锈的脑门。再看面前景色,我情不自禁地对诗人们充满着深深的敬仰。这些简短凝练的诗句,寥寥数字,却将春日桃花景况描摹得如此贴切、形象、生动。我迫不及待取出相机,将这片灿若云霞的桃红,连同周遭的莺飞草长,一起摄入镜头,镌刻成我心底永恒的花雕。
  
  沿着那条曲曲折折的小道,我们奋力向上攀登。地势越高,桃花盛开得越发茂密。“哇,快看这棵,开得太美啦!”“呵呵,那棵树上的桃花,好漂亮啊!”于是,数不清的惊喜令我们欢呼雀跃。且拍、且乐、且走,终于到达桃林的顶端。面前的桃枝上,每一朵桃花都洋溢着开心的笑颜,绽放出缤纷异彩。那五片由浅而深的粉色花瓣,经过一夏一秋一冬的精心准备,此一刹那倾情绽放的艳丽,无不展示出桃花的千娇百媚,呈现出一种极致之美,撩拨着人们的心性。那因饱满绽开的绚烂,既美得清绝沉静,又美得喧闹惊艳。花枝在微拂的春风里摇曳,蜂飞蝶舞,芳香扑鼻。顺坡俯瞰,连绵的山坡上,桃红云蒸霞蔚,芳草蔓延遍地,野花、菜花处处竞秀。由近及远极目眺望,桃红草碧,绿树房舍,田垅山丘,公路桥梁……与蓝天白云一起构成了一幅多姿多彩的锦绣画卷。与桃花有染的我们亦情不自已,摆弄着各种翩然生动的姿势,与桃树桃花一起定格于镜头之中。此情此景,真应了崔护那“人面桃花相映红”的千古佳句了。
  
  凝望着桃花朵朵,以及在桃林中尽情欢愉、摄影的同伴,一份轻舞飞扬的思绪情不自禁在我脑际荡起。桃花之美,究竟该用怎样的画笔去描绘?又该用怎样的意象符号或文字去标的、诠释?悠久的中国文化长河里,有多少关于桃花的诗情、故事与传说?
  
  在我的心中,桃树原本只是本土乡野中一种常见的果木,村前村后、平野河滩、山坡谷地,不论土地贫瘠肥瘦,不论四季严寒酷暑,它都以不变的内涵随缘应对,以自身生命的内在张力蓄势待发。它或一树独立,迎风吐绽,或散落成林,璎珞纷呈。每当春风吹遍原野山岗,桃花朵朵盛开,以缱绻的风姿独领群芳,以先声夺人的姿势,为春天拉开了最华丽的序幕,率先上演一幕姹紫嫣红的盛典。
  
  桃花,又是浩瀚文海中一个不可或缺的文化元素。从《诗经》开始,有多少名人雅士,为桃花挥洒浓墨重彩?《周南·桃夭》中的“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无疑是流传千古的佳句。“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崔护的《题城南庄》,蕴含其中的又是一段多么令人柔肠百结的悱恻爱情啊!而“人面桃花”则成了赋予完美女子形态和气质的最高褒奖。“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卖酒钱。……”自命桃花仙的唐寅所写的《桃花庵歌》,表现出来的那种安贫乐道的旷达胸怀和诗酒逍遥的人生境界,一直被世人广为流传。李白、杜甫、白居易、袁牧、韩愈、杨凭、刘敞、陆游、晏几道、王维、谢枋得、欧阳修、吴融……等许多领骚诗坛、词坛的历史名家,无不为桃花留下珍贵墨宝。“春桃一片花如海,千树万树迎风开。花从树上纷纷落,人从花底双双来。人来花底花可知,花落舟中人欲痴。不愿辞花咏言归,愿为花下春流水。”二十世纪文学泰斗郭沫若这首《游园赏桃花》又是多么的脍灸人口!
  
  人们常用来“桃花运”“桃花劫”来形容一个人的爱情纠葛和异性情缘。能获得良好的异性感情互动即为走“桃花运”,感情出现纠纷或灾难便为“桃花劫”、“桃花煞”。世间得遇“桃花运”的人自然不少,而与桃花相关的悲情故事亦很多。我不禁想起有“桃花夫人”之称的春秋时期绝色美女息妫,她目若秋水,面若桃花,丽如芙蓉,雅若蕙兰,却是一位“一女亡三国”的“红颜祸水”,最后落得个“乱世桃花逐水流”的凄惨结局,也让桃花无辜地背负了一个轻薄艳情的恶名。人们常说,女人一生如花,二十岁的女人是桃花。无疑,是因为二十岁的女孩,青春靓丽,恰与桃花媲美的缘故吧。我还想起了陶渊明为我们勾画的“世外桃源”,甚至想起了《射雕英雄传》里的桃花岛,想起那位个性清高、智商一品的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
  
  同伴们流连于桃花间,赏花嗅香摘野菜,很快便到正午时分。
  
  “咱们今天先吃午饭,下个周末再来,可好?”“好的!相信过几天那些含苞欲放的蓓蕾,应该都盛开了。”有人在提议,有人在响应。欢快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惊醒,恋恋不舍地随众人一起离开了这片美丽的桃园。
  
  一周瞬间即逝。今天又值周六,一早,吱吱喳喳的小鸟便在窗外呼朋唤友,温煦的春风,澄碧的天空,令我欣喜不已。
  
  “老公,今天又是好天气,上周六我们去的桃林你没去,今天我陪你去看,好吗?”面对我笑意盈盈的盛情邀请,夫答应得非常爽快。www.28404.com
  
  二十公里路程,轻车熟路的我们很快就到。停车的当儿,女主人告诉我们,连日阴雨,加上桃花花期本来就短,很多桃花都凋谢了。
  
  虽然有些失望,可既然来了,还是想来个眼见为实。
  
  我们信步迈入桃林,一眼望去,红粉似乎稀薄了许多,湿粘粘的泥土上,满地落红缤纷,散落在地的花瓣儿,正行进在化泥护花的旅程之中。男主人正在桃林的空地松土、施肥,为种植西瓜做着准备。他笑呵呵地告诉我们,他们两口子都是工人、干部,这片桃林是他们利用空暇在荒地上开发出来的,如今鼎盛期已过,准备更换一些其它果树。前几天,看桃花的人很多,如今桃红大都落了,赏花来晚了一点……
  
  “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无奈朝来寒雨晚来风……”面对此情此景,我不由自主的在心里吟诵起南唐后主李煜的《相见欢》。是啊,桃花如此娇嫩,怎经得起朝雨晚风的摧残?可抬头细看,映入眼中的桃枝上,布满了无数娇嫩的翡翠般的新叶,正陪衬着那些失去花衣的枣红色花蕊。那些经过风雨洗礼后依然绽放的花朵,傲立枝头,笑看人寰,别有一番韵味和生机。恍惚间,我似乎看到叶子在速长,倏忽间,花蕊处结出了一个个可爱的小桃儿。很快,葳蕤的树叶中,挂满了无数惹人馋涎欲滴的水蜜桃……
  
  我情不自禁的笑了。花开花谢,生命轮回,乃自然规律,其实没有什么值得伤感。桃花谢了,还有桃叶,会结桃果;桃叶落了,桃果摘了,一旦春风在大地上开始抒写蔚翠的华章,千万树的桃花就会笑绽春天,摇曳出最激情的舞蹈,火一般地点亮整个时空。轮回的时光里,开花、长叶、结果,都是一段如歌的历程。每一个阶段,都有其独特的美,独特的风姿。即使在萧瑟的冬天,桃树也和许多其他植物一样,满怀着对春天的向往,恪守着孤独寂寥,积蓄着来年春天迸发美丽的能量,其饱经风霜考验过后的容颜,呈现出一副刚强孤傲的风骨。谁说不美?我们的人生四季不也如此吗?
  
  此刻,我欣赏着夫君从相机传给我的那一张张桃花图片,以及桃林中那笑逐颜开的“我”,竟觉得这些有绿叶相衬的花影,比我们上次所拍的单一桃花照更别致、更具丰韵。我一张张看着,一张张夸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美景,就这样深深镌刻在我的心底。

  

分类:写景散文 | 人气: | 时间:2018-07-19 12:25:19 | 发布:散文
本文地址:http://www.28404.com/xiejingsanwen/685.html=
本文标题: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最新散文 热门散文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合作咨询 - TOP

Copyright © 2015 www.28404.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散文精选 版权所有 闽ICP备07500811号-20